首頁 > 建站資源 > 淘寶運營 > 一位普通湖北農民的“網紅路”:從10萬粉絲到10人直播間

一位普通湖北農民的“網紅路”:從10萬粉絲到10人直播間

時間:2020-04-23    來源:刺猬公社公眾號

文叔曾靠著拍短視頻和直播成為湖北恩施利川的“網紅”名人,今年,當了一輩子農民的他有個新計劃,做個能“賣家鄉特產”的網站加直播帶貨。他重新撿起在抖音上塵封一年的賬號,做直播,拍短視頻,當“網紅”。他還能像當初一樣成功嗎?

農民文叔曾經是個不大不小的網紅。

文叔先后接受過湖北恩施利川市當地電視臺、央視以及新京報等媒體的采訪,時間集中在 2019 年 1 月至 4 月,那是他當“網紅”風生水起時。在當地電商產業園培訓的第一期直播達人中,文叔是唯一短視頻作品點擊量過千萬的人,且可能持有這個紀錄至今。

去年 5 月,他因為意外跌倒傷了腰,養了半年多病。期間,他的短視頻賬號暫停更新,直播生涯中斷。

現在,文叔的身體休養地差不多了,這個在恩施利川當了一輩子的農民有了新計劃,他想做個能“賣家鄉特產”的網站,做直播帶貨。于是他重新撿起在抖音上塵封一年的賬號,做直播,拍短視頻,當“網紅”。

與此同時,淘寶直播在 4 月 6 日啟動“村播計劃2.0”,計劃為湖北省提供村播培訓 2 萬次,孵化培養 200 名網紅新農人, 20 個全網知名網紅。

整個 4 月,文叔都在為準備直播、建網站折騰?;ヂ摼W世界的記憶只有“ 7 秒”,網紅代有新人出,他在抖音的賬號粉絲從巔峰期的將近 10 萬,降到了不到 6 萬人。

文叔有點忐忑,大家還會記得他嗎?

重新回去當“網紅”

文叔重新選擇做直播,當網紅,這一切始于他想建一個網站。

在文叔的規劃中,這個網站能賣利川特產土雞蛋、米酒和山藥的網站,也能展現利川的歷史與風景,可他自己不懂電腦,農村的家里也沒有電腦這個物件。

文叔只有小學學歷,不懂這些時新的東西,一遇到大事,比如出外地或者直播時,經常穿著那件灰色的 100 多元的西裝。他的上門牙掉了兩顆,說話有點漏風,一張口,方言味撲面而來,他喜歡以”我們農民“打開話匣子。

我跟文叔視頻通話時,他穿著那件西裝正在利川市的一個賣地板磚的朋友那,他稱之為“談合作”,具體細節不便透露,一幅神秘兮兮的樣子。但一談到“網站”,他就皺了眉,一臉犯難。

文叔是湖北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(縣級市)的一個普通農民,平常守著 4 畝多地過活,里面種著水稻、玉米和土豆,作物一年一熟。誰指著靠種地掙到錢呢,土地之上,只解決衣飽。

利川距離武漢 670 多公里,這里山地、峽谷、丘陵、山間盆地及河谷平川相互交錯,水土肥美,風景秀麗,“有利之川”——利川之稱即來源于此。

但也因為地形復雜,這里的很多村落“雞犬不相聞”,交通不便,產出的農特產品只能運往附近賣掉或者自家消化。

后來,文叔干脆找了個技術“合伙人”,“合伙人”在北京,有自己的工作,只能在業余時間幫文叔做網站,文叔打包票, 5 月份就能看到成果。

網站的具體名稱還沒確定,但已經有候選了。此前,文叔已經在網上注冊了兩個公司,攏共花了 4000 多元,一個叫“利川市智慧民生旅游發展有限公司”,是 2016 年就注冊的;另外一個叫做“利川文化和旅游產業協會”。

按照他的設想,有了這個網站,說不定將來可以把家鄉的土雞蛋和山藥賣到北京的“新發地”和各大超市里,盡管他并不清楚外阜的產品進入這些地方需要哪些門檻和手續,以及面臨著怎么樣的激烈競爭。

“我想的是線上和線下互動,雖然有點復雜,但盡力做吧。”文叔在 2019 年冬天來過北京“考察”,去了新發地,還走進超市看,他覺得北京賣的東西比不上自己家鄉同類產品的質量,比如雞蛋和山藥。

他跟我說,山藥不就是看淀粉含量嘛,我們這邊的淀粉度要比河南高很多,因為我們這邊的氣候,溫度低,濕氣大,山藥在土壤里溫存的時間長,所以利川的山藥含有的維生素很高,吃起來很香甜。

可惜,文叔發現北京的超市里有很多河南產的山藥,在品牌名稱和產地上,并沒有“利川”的字樣。

以前賣不出去特產是因為交通原因,現在利川高速公路也修了,高鐵也通了,不愁運輸,就缺少一根連接市場的線了,他覺得這根線是互聯網,比如做個網站或者做直播、拍短視頻。

“為什么不去開個淘寶或者京東店呢”。我問他。

“我們農民不是很了解,我又不會搞,開淘寶店這方面我沒熟人。”文叔回應。

利川市里已經有 10 多個商家表達了興趣,他們把商品名稱、價格給文叔,怎么銷售,看文叔的本事,賣多少,就賺多少差價。那些商家往往開通了京東、淘寶等等網店,他們不介意多一個銷售渠道。

就算網站建好了,沒有瀏覽量,也是件挺愁人的事。沒人點擊,就賣不出去貨。文叔想到,他認識新華網大數據部門的一個人,或許可以一起合作,幫幫忙。

文叔以“認識很多朋友”自豪,他自稱認識北京某些著名的特型演員,這些演員廣為人知的身份是扮演中共早期領導人。文叔還和他們吃過飯,喝過酒,在飯桌上一起唱過歌。

在以往的直播里,某些觀眾的名字前掛著利川某汽修廠或者家具廠等頭銜,文叔總是說,“你們那個什么總,我很熟的,以前一塊吃過飯”。

在他的設想中,在直播間推廣網站和賣貨應該會取得不錯的效果。整個 4 月,他都在為準備直播、建網站折騰。

可互聯網世界的記憶只有“ 7 秒”,他在抖音的賬號粉絲從巔峰期的將近 10 萬,降到了不到 6 萬人。

農民VS網紅

文叔是本地人, 52 歲,居住在利川市都亭街道辦事處下的柞木村,他們家族住在這里已經有七八代人,文叔的父母都是農民,生了 5 個孩子,文叔是老二,上有一個姐姐,下面有兩個弟弟一個妹妹。家里有十幾畝田,父母靠著種地和賣菜養大了 5 個子女。

家里太窮了,文叔讀到小學就輟了學,去地里干活,放牛。 1992 年,文叔結婚。到了 1998 年,妻子給他生了雙胞胎,兩個男孩。文叔想,再苦也不能苦孩子。

文叔想出去打工,但沒有路費。他和妻子兩個人去縣城打工湊路費,兩個人肩挑手拿,一天之內,把5. 3 噸煤挑上了縣城農業銀行的 9 樓,掙了 100 元。

那是農歷的 1998 年 8 月 20 日,可能是文叔一輩子記得清的為數不多的日子。

他打的頭一份工是在手表玻璃廠給手表玻璃拋光,拋一個一分錢或者一分二或者一分五,報酬取決于玻璃的難度,難度最大的,拋 2000 個,也才不過 40 元。

工作是兩班倒,一班從早晨 8 點半到晚上 8 點,另一班接班。他在那個工廠干到了業務經理,文叔說,能吃苦是他的一個本性。

孩子大了,十三四歲,上了初中,正值叛逆期,需要好好管著。文叔結束了在深圳的打工,回到了老家,那天是 2004 年的臘月二十六,是文叔記得清的另外一個日子。

回到了老家,除了種地,文叔只能去打零工,他干過的活計很多,比如去工地干活,開工程車;后來,又干批發,倒騰百事可樂和日常的衛生用品。

后來,孩子去上了大專,又當兵,一個當了解放軍,一個是武警。離開兩個孩子,文叔和妻子也做不了批發的生意,人手不夠,不過孩子不用他操心了。

文叔終于可以做一點自己喜歡的事情了。

他去注冊了中國志愿者,去做公益;兩年前的 2018 年,文叔還在老家賣保險,他在朋友圈經常轉發類似《保險,為什么越早買越好,今天才知道真相.....》《老婆給老公算了一筆抽煙的賬,第二天老公決定買保險》的文章。

也是在那年,文叔花 3598 元買了一部VivoX27 的智能手機。此前,他用的是中興的老年機,用了七八年,那是他在深圳打工買的,花了 500 多元,相當于他的半個多月工資。

在家人的指導下,文叔在那部手機裝上了微信、抖音、微視和全民小視頻等軟件。

文叔的抖音賬號  截圖自抖音

文叔年近半百,頭不暈,眼不花,也不抽煙,就喜歡喝點酒,吃點肉食。還很有精神,他很喜歡嘗試新玩意。

2018 年 4 月,利川市里一個名為“利川電商產業園”的人找到文叔,想簽約文叔,拍短視頻,搞直播。文叔想,自己正好喜歡表演,何況每月還有 3000 多元的工資拿,就去了。

文叔成了那個電商基地第一期培養的網紅。

跟文叔同去的還有他的侄子土家輝(網名),同村的丫丫(網名),兩個都是 20 多歲的小伙美女,“利川網紅基地首期重磅IP人物”海報顯示,那期學員,這個產業園至少重點培養了 6 位有人設的“網紅”。

海報中,文叔的網名叫做“農民文叔”,人設是“能說會道的農民大叔”,“我有故事,你有酒嗎?”是文叔的簽名。

文叔感受到了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新鮮沖擊。

盡管文叔并不了解這些背景,在文叔探險互聯網的那幾年,互聯網短視頻巨頭抖音和快手都在急速下沉,極力擴張用戶群體;而拼多多倚靠下沉和社交裂變,在 2018 年邁入納斯達克,市值超過互聯網老炮京東和百度。

2019 年 1 月,阿里巴巴旗下的淘寶啟動"村播"脫貧計劃,幫助 100 個縣 1000 位農民月入過萬。到了今年的 4 月,這個計劃變得更龐大了,淘寶直播將與全國 100 個縣域建立長期直播合作,幫助培養農民主播,通過 100 場以上貫穿全年的脫貧主題活動,實現全年農產品銷量超 30 個億。

農民似乎成了互聯網領域里的香餑餑,互聯網巨頭瞄準“三農”,似乎想要掘開這個蘊含著商機、流量與用戶數據的巨量市場。

文叔不明白這些互聯網巨頭和自己的關系,但他感覺到一個新世界在自己面前打開。文叔只覺得高興,自己雖然老了,但總算還有點用。

網紅,“網哄”?

利川電商產業園坐落在利川市南環大道西段的池河村邊上, 4 層樓,環繞在蔥郁的綠色植被之中,分外顯眼, 2017 年 12 月,這個建筑面積約 12000 平米的產業園正式運營。

2018 年簽約后,文叔早晨 8 點上班,下午 6 點下班,上班的內容很簡單,要么寫腳本,要么拍短視頻,發布在抖音的賬號上。時不時也有培訓,但文叔使勁回憶,說自己沒接受過什么培訓,可能是培訓別人了。

文叔上傳的第一個作品是在 2018 年 11 月 21 日,他穿著土家族的民族服飾,花花綠綠的,坐在山坡上,說:“我們聽得最多一句話就是,你要懂事,你要出席,你要早點結婚,你要掙錢,你要成功,但是,我們聽得最少的一句話就是,你要開心。”

就像一個歷經滄桑的長輩對一個后輩說話,語重心長。

第一個短視頻的點贊量是 519 個, 21 個留言和 32 個轉發。在網紅基地的學員中,成績還算不錯。

在抖音上, 文叔也有學習的對象,一個是作家杜子建,被稱作“微博營銷教父”,一個是主持人涂磊,號稱是“中國首席情感導師”。文叔喜歡他們的“正能量”話語,自己也能說話,為什么別人說話就有人看,而自己說話就沒人看呢?

大概是 2018 年 12 月的時候,文叔終于獲得了一千萬的點擊和 20 多萬的“紅心。

視頻中,文叔拿著一根稻草說:“一根稻草,扔在地上,就是垃圾;如果與白菜捆綁在一起,就是白菜價;如果與大閘蟹綁在一起,就是大閘蟹的價格,我們與誰捆綁在一起,這很重要,這故事說明,一個人與不一樣的人在一起,也會出現不一樣的價值”。

文叔的抖音作品  截圖自抖音

土家輝和丫丫也有自己的特色,一個是探秘手工藝人的新青年,丫丫則是“苗家山村女孩”,他們和文叔一起,在互聯網的世界里折騰出一些浪花。

偏僻鄉村出了一個“網紅基地”,而且還是一批農民網紅。采訪接踵而來,利川地方臺的,北京的,中央媒體的,一股腦全來了。

記者們拿著錄音筆,或者話筒,反復問文叔,你以前做過什么,為什么要做短視頻和直播,你收獲了哪些?

就連利川市里請文叔吃飯的人都排著隊。人家開業,請他去,有飯店為招攬生意,也讓他撐場面。

政府里的領導也喜歡到這里“視察”和“指導工作”。在利川市政府里,文叔和有些人很熟。盡管自己開始創業并遇到了一些問題,但文叔不會輕易打擾他們。

時間長了,文叔有點煩了,除了因為接受采訪和認識的人多了,還因為除了 3000 多元的基本工資,文叔看不到互聯網上的紅票子。

觀看的人那么多,但沒有錢,那不是窮快活嗎?

文叔一直覺得自己窮快活,從出生之后,就沒富過。但事實上,文叔有一輛自己的私家車,東風標致的,價值十幾萬元,而且,他還和朋友合伙開了一個養雞場,每天能賣 1000 多枚土雞蛋。

每當我一提到這些,文叔總是笑呵呵地對我說,“哎呀,我們農民就是這樣,你著急(賺錢)也沒有用了,對不對,那就干脆開開心心的嘛”。

賺不到錢,文叔在“網紅基地”繼續拍著“正能量”的段子。但有些人離開了,侄子土家輝離開產業,去快手做直播,丫丫則去了浙江打工,具體是什么工作,文叔沒問。

最后,文叔也走了,他覺得在產業園太“形式主義”。 2019 年 2 月,在要回了自己賬號,丟下了一個多月工資之后,文叔離開了產業園。

一場只有十幾個觀眾的直播

4 月 21 日,文叔在停播將近一年之后,在抖音賬號“農民文叔”上恢復了直播,以后也會更新短視頻。

第一場直播間人數在 10 人到 16 人之間徘徊。他穿著深藍色的外套,頭上盤著黑色毛巾,沒有一點著急,時不時雙手合在一起,作揖狀,感謝大家進入直播間。

4 月 21 日,文叔開啟了首場直播,直播間只有十幾個人

他右手拿著一罐酒,黑色的酒壺狀,文叔時不時抿一口,有人在直播間提醒文叔,直播不能喝酒,文叔仿佛沒看見,徑直推薦這款酒。

直播在將近 1 個小時之后結束,那一場,文叔收獲了 61 個音浪,大概約合人民幣 6 元錢。

文叔顯得并不沮喪,要慢慢來,他有耐心。對于任何一個從莊稼地走出來的人來說,耐心總是有的,誰都知道揠苗助長的笑話。

網站建好了,也開始恢復直播與更新短視頻了,未來走的方向大概率是賣土特產。

光靠文叔一個人可不行,需要招募一支團隊,“合伙人”負責技術,文叔就得負責直播與賣貨。但在當地,招一個主播,就得每月給四五千元的基礎工資。文叔問過人,少點工資,多給點提成行不行,很多人不愿意來。

在利川,在互聯網上做直播、做直播賣貨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

文叔有自己的心得總結:關鍵是講故事。所以他去收集了利川不少鄉鎮的故事,比如恩施的梧桐茶是因為國王夢到鳳凰銜葉,治好了女兒的疾病,所以鳳凰銜葉的植物被命名為“梧桐茶”。

2019 年 4 月,文叔和土家輝曾短暫在淘寶開通直播,文叔在 1 個小時之內,介紹每樣特產,都能上溯到古代或者神話傳說,但直播間依然只有兩位數的人觀看,也賣不出去貨,后來作罷。

“你看過李佳琦和李子柒的視頻嗎?”我問他。

“我看過李子柒的,但每個人要有自己的特色,跟著別人做,怎么能行呢?”文叔說。

利川的特產很好,質量優良,一定要想辦法賣出去。這是我和文叔在聊天過程中,他說的最多的一句話。

怎么能保證質量呢?

文叔說,比如土雞蛋,我可以去養殖場看,看場主家里沒有用飼料,如果有,那就不是土雞蛋,我們就不讓他用。

事實上,土雞蛋想要被證明是土雞蛋,蛋、土雞、養殖基地都必須得到國家有關部門的認證,還得拿到綠色食品商標和好幾個證才行。

雖然在互聯網平臺上走紅過,文叔從未覺得自己是“網紅”。文叔說,網紅必須做實事,能讓互聯網兩頭的人得到實惠,今天你給我打賞了 500 元,明天你也給我打賞了 500 元,但后天呢?

對于文叔來說,把家鄉的貨帶出去,能讓喜歡他的網友吃到好吃的,喝到健康的茶,才是真正的“網紅”。

2019 年,文叔參加了一部名為《武陵山上的星光》的電影拍攝,在里面當演員。這部電影主要講的是湖北利川市已故離休稅務干部施星燦“南下”,扎根基層,幫農惠農的故事。

文叔扮演的角色是個農民,叫老田,正如周遭的人都稱呼他為文叔,反倒他的全名沒多少人注意了。

文叔的全名叫黃文勝。

文叔笑著對我說,你看,我是一個農民,走到哪里,人家都把我當農民用。就算演戲,人家也說,你還是當個農民吧。

相關推薦
王思聰緋聞新女友雪梨:如何成長為億元網紅店主?
淘寶美女店主周揚青是如何靠文案吸引粉絲100萬
“網紅”借淘寶平臺斂財 葉良辰收入倍增
2秒賣出5000件商品 你也能打造網紅店鋪
干貨:“網紅時代”大趨勢下另類做淘寶的高效套路
電商618廣告戰弱爆了,不如學會玩轉網紅經濟!
張大奕們的“靠山”:詳解網紅背后的淘工廠
“大姨媽”張大奕 憑啥能成淘寶第一網紅?
淘寶千人大咖登淘計劃曝光!
90后姑娘開網店60秒賣1000萬,還是阿里承認的網紅一姐
淘寶最牛美女網紅直播5小時:賣出7000萬
600歲故宮成新晉網紅,你知道它有多努力嗎?
淘寶直播:每晚直播六小時,有人年入500萬
網紅紛紛開起“淘寶店”?淘寶的紅人布局再落一子
70天吸粉16萬,單日成交額破百萬,零基礎主播出道的5大經驗
李佳琦粉絲破千萬,我們回溯了他的粉絲增長路線圖
從粉絲零增長到淘寶主播TOP10,恩佳做對了什么?
又一個造富神話:27天,李佳琦直播賣貨10億元
柳巖做淘寶直播這么溜 轉化率都上天了
淘寶直播這么火商家如何做
張大奕淘寶直播破柳巖記錄 2小時成交2000萬的秘密
《淘寶直播平臺規范》來了 禁止淘系外推廣
淘寶們都在發力的直播+電商,是一門怎樣的生意?
5天近千萬銷售額 內容+直播+電商還可以這樣玩
它是淘寶主播們的幕后推手 靠電商直播一年賺2億
淘寶直播:未來商業模式的主流!
才2歲半的淘寶直播 先完成一個5000億的小目標
電商直播:年入百萬的淘寶女主播
原生短視頻電商紅人如何搶回賽道?
淘寶“三高”主播,是如何在半年內逆襲起飛的?
網店運營:淘寶直播賣多肉日入10萬是怎么做到的?
主播折疊與造富狂想曲!電商直播第一村九堡永不眠

精彩推薦

熱門教程

雅思网课老师赚钱吗 海南飞鱼游戏开奖号码 11选5任三神号配组 捕鱼王2下载安装大厅 九游棋牌游戏大厅下 …? 幸运飞艇公式图片 河北快三预测推荐 体彩6十1走势图 长江投资股票 22选5今晚开奖号码是多少 大唐麻将八局玩法技巧